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八卦高晓松现身武汉音乐节酒驾阴影丧失灵感

发布时间:2019-07-09 22:00:35

[八卦]高晓松现身武汉音乐节 酒驾阴影丧失灵感

高晓松现身武汉音乐节

明星 长发飘飘的高晓松现身江夏武汉大学生音乐节乐队选拔现场,立刻迎来了大学生们的一片欢呼。言谈之间,高晓松依旧是肆意畅快的。出书、参加音乐节、开演唱会、做脱口秀,拍电影……听起来大家都觉得高晓松应该很忙很忙,他居然在本报追问有没有时间陪孩子时直接就说,“我不觉得我很忙啊!”

谈音乐:这两年也没写出好东西

:武汉这次大学生音乐节,给您的感觉如何?

高晓松:我们那时在校园玩乐队,根本就没有这么好的环境。我们那时候有1000块钱买乐器就很不错了,用纸盒做效果器,自己玩得很开心。现在的小孩太幸福了,我看有的小孩的乐器起码都要8000块钱。

:可是现在的小孩,不像你们当时写了那么多好的作品。

高晓松:这是一个时代的原因,不能怪孩子们。我们这两年也没写出好东西,美国的乐队这两年也没好作品。

:有没有哪些武汉的原创音乐给你留下过深刻的印象?目前有种说法,武汉自从出了达达乐队后,就一直没出来能叫得响的武汉品牌。

高晓松:武汉是全国音乐原创的重阵地,各方面吧,不光是民谣,包括摇滚。武汉有才的音乐人很多,我也买过万飞的作品,音乐圈里包括已经去世的高峰、还有朱桦。老狼就应该完全算是一个武汉人,因为他爸妈都是武汉人。

:武汉和北京比,原创音乐上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吗?

高晓松:北京依靠的都是全中国的音乐力量,很难说有什么东西是非常北京自己的。(武汉呢?)武汉我觉得很综合,他本来就是一个超级融汇的地方,大学超级多,我有时候在香港,我说你们香港才7个大学,我们武汉就47个大学(不止,70多所!)70多所?有文化!

:宋柯说唱片已死,你认同么?

高晓松:我当然是很不舍,但我肯定是赞同的。就像我马上会去一家大的唱片公司当总监,他们将唱片公司的名字,在这个月改成了音乐公司,我就觉得很难过,我觉得唱片公司才是正经公司,就像用胶片拍的电影,你以前觉得这是正经电影,胶片和唱片都是不能被抹去的,硬盘啊什么的都可以分分钟被洗掉,变成别的东西。胶片记录的电影和唱片记录的音乐,都是永远不会被洗掉的。当然了,大家对于永恒的东西都没什么需求了,所以也就不需要洗不掉的东西了。

谈状态:酒驾没有年纪给我的影响大

:酒驾前后,感觉你的个人状态完全不一样了,以前就是特别挥斥方遒的那种,之后你的态度好像都变了。酒驾对你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高晓松:我觉得没有年纪的影响大吧,人过了四十岁,影响会更大一点,就是你总要长大嘛,人的改变总会随着压力来的,没有压力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改变。早晚会有一些事情,我就在这个时候,本来就应该成长一下,挺好的。

:现在的压力是什么?

高晓松:我现在没有压力,我现在已经觉得一切都好了。

:那现在是你最好的时候吗?

高晓松:其实我是这么认为,在每个年纪我都觉得那是我最好的时候,十八岁的时候我觉得十八岁最好,现在觉得现在最好,我活到65岁还会觉得我65岁最好,我妈昨天给我打了一个说65岁特别好,那就是她最好的时候。我们家可能有那种乐观的基因,所以我到了那个时候也觉得那时候最好。

:还有发专辑的想法吗?

高晓松:我上个月发了自己的最后一张实体唱片《万物生长》,应该不会有实体唱片了。

:《万物生长》卖得很好,有想过是为什么吗?

高晓松:命好!书也卖得好,唱片也卖得好,脱口秀节目也挺好。

:做总监、当主持、写书……那会投入多少精力去做音乐?

高晓松:对我来说,音乐和电影才是我的最重要的理想和事业吧,其他的都是雕虫小技,有时候很有意思,比如脱口秀啊,有时候很好玩,但再好玩那也是雕虫小技。

新浪科技讯北京时间8月18日早间消息据美
智利中卫哈拉出损招被停赛3场曾诅咒卡瓦尼
一场由拍卖引发的红学讨论
一般的站长赚广告费都是这个思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