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跨越苍茫 正文 第三十一章四年

发布时间:2019-09-25 20:34:30

跨越苍茫 正文 第三十一章四年

男子为他儿子所做的一切,真的能如愿以偿吗?那他的儿子,真的能突破凝气大圆满,踏入修真界罕见的天道筑基吗?

在筑基的那一天,他看到了结果,不能。

他站在大殿里,看着青年体内道台凝华之后,咔咔声中逐渐碎裂,这一刻他知道,必定是从天灵国带回来的筑基秘法,不像其记载上那般完全正确。

“平儿……。“

男子大喊,目中焦急,心中悔恨,散发出体内所有元婴气息,将青年身体笼罩,经过三天三夜的控制,虽然青年体内道台不在碎裂,但却是陷入了永久昏死。

男子倒地,嘴角鲜血液出,双眼血丝弥漫,呆呆的望着大殿中心盘膝而坐,面色苍白,双眼紧闭的青年。

这些年,青年就是他的天,就是他的地,就是他的命,而现在随着青年的闭眼,他的天崩了,地裂了,生命像是瞬间被人抽走了。

“平儿。“

抱着闭眼的青年,披头散发的男子,撕心裂肺的声音,传出了蓬莱宗大殿,响遍整个宗门,此刻的他,哪里还是那个越国四大宗门,元婴期高手之一,越国蓬莱宗宗主,吴敌剑。

三日后,密室内,他最后看了一眼棺木里脸色苍白,双眼紧闭的青年,转身带着宗门所有长老,以及数百凝气弟子,召唤出了他本命神兽,一群人经过数月的飞行,来到了天灵国古化宗山门前,

男子抬头,望向古化宗山上一座高塔,眼里充满了怨毒,那里是此宗宗主居住之地。

“杀。“

山门前,男子手提长剑,一剑劈向此宗山门大阵,带领前来的众人,与此宗门徒,杀成一片。

他以元婴初期的修为,打破修真界少有的越级挑战,将元婴中期的古化宗宗主,斩于长剑下

跨越苍茫  正文 第三十一章四年

那一天,凄厉之音从此宗传出,猩红的血液染红了此宗山门。

但屠尽此宗数千人,并不能治愈他失去爱子的悲伤,于是男子独自离开,开始在这片天地,寻找能让他儿子苏醒的方法,数年过去,他回到了蓬莱宗。

密室门口,推门而入的道海,看着黑衣背影,虽目露复杂,但不忍责怪。

“四年已过,也是时候收了。“吴敌剑始终凝视棺木里青年苍白的脸庞,似害怕他一转身,青年就消失不见了。

“明日我会通知岛上四人,将所有弟子带回宗门,只是……。“道海欲言又止,他不知后面那句话该不该问。

吴敌剑转身,面对道海,黑发之下的双目,看不清神色,道:“你我二人,有话但讲无妨。“

道海略一沉吟,道:“宗主,能否告知老朽,这是否最后一次?“

“道海,你当年跟随老宗主之时,本宗还未出世,因此我不会欺骗于你。“吴敌剑伸出右手,五指成弓,除此之外,也不见他有何动作,放在一旁棺盖上的三色道台,便被他抓在手中,凑近眼前继续道:“我无法告诉你这是否最后一次,就如我没有把握这次这些篮衣杂役弟子中,有人会遁入魔道,凝化出土性道台一般,一切只能尝试之后才有结果。“

但我能告诉你,只要有那么一丝机会能让平儿苏醒,这几十年,我是绝不会挖出宗门凝气大圆满弟子体内的道台,毕竟这些人,将来也是我宗门的栋梁之辈。“吴敌剑松开手掌,三色道台飞回棺盖之上。

“真的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道海看着黑衣背影,目露复杂,一面是为宗门未来堪忧,一面是希望宗主可以让吴平苏醒,毕竟那也是老宗主的亲外孙。

“那些年,我寻边周边国度,拜访诸多世外大能修士,但得到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只有凑起五色道台,让平儿借助他人道台,达到天道筑基,方有一丝苏醒的可能。“

道海沉默,许久之后暗叹一身,转身离去,留下那身穿一身黑色衣衫的背影,孤独的站在棺材旁边,从宗主的话语,他明白,若是此次不能成功,便会一直如此下去,直到吴平苏醒才会收手。

就在思绪万千的道海,走出密室不久以后,北岛上的苏鸿,也告别了段辉,踏上回到属于他洞府的小路上。

夜风侵袭,树叶哗哗作响,苏鸿独自走在小路,四周空无一人,他脸色极为凝重。

从段辉哪里听到的消息,他可以确定,崖底龙飞就是被宗主吴敌剑挖出道台而亡,如此也就坐实了之前寂无常的猜测,十之八九接近真想。

“前辈,你真能做到将我修为隐藏到连元婴期也无法看透?“苏鸿传音问道。

几息后,他脑海里响起寂无常沧桑的声音:“小子,老夫这么告诉你吧,只要此人修为没有到渡劫,我就可以百分之百向你保证,他看不出丝毫端倪。“

苏鸿放慢脚步,事关生死,即使他清楚寂无常尽心尽力助他踏入修行,断然不会让他就这么轻意死在蓬莱宗,但心里还是打定了主意,回到蓬莱宗以后,一定要时刻警惕。

一路上,又传音了一番,大体都是问询关于筑基的事项,当然其中也少不了再次与寂无常分析了一遍蓬莱宗宗主挖取道台,以天道筑基让其子苏醒的过程。

如果他修为没有到凝气大圆满,那么则事不关己,但是如今,他不得不慎重看待此事。

“现在已经可以确定,那挖取道台之人就是宗主吴敌剑,虽说出关之后就带着段辉离开越国,不会有任何生命危险,但不杀周林叶天,我实在不甘心就此离去。“

夜色里,小路上,苏鸿停下脚步,脑中很是矛盾,一面是自己与好友的生命安全,一面是要不要杀了差点让他死亡之人后,在行离去。

“古人有语,有仇不报非君子,我苏鸿虽非君子,但我也绝不会有仇不报。“苏鸿紧握双拳,咔咔作响,抬起脚步继续前行。

此刻他心里已经有了决断,从踏入蓬莱的第一天,一直到如今,他每一天都过的极其压抑,这压抑有一半是来自苏德海的离逝,但还有一半,却是来自叶天,周林,赵贵,尽管赵贵已经死亡,但这杂碎的死,并不能宣泄他心中积累几年的压抑。

他从前只是个凡人,受了欺辱只能咬牙下咽,但是如今,他苏鸿以是凝气九层巅峰的修士,可以说是蓬莱宗,杂役,篮衣,白衣,黑衣,弟子之上的第一人。

是,他如今修为在那宗主,长老,执事眼里,虽然还是微不足道,蝼蚁一只,但如果就因为,有宗主挖取凝气弟子道台的危险,叶天有其师尊道海庇护的因素,就此隐忍逃走,那他将来凭什么去寻找修为更高的苏天九,凭什么为苏家逝去的祖先讨个公道?

“叶天,虽然你有你师尊庇护,在蓬莱宗内,我是杀不了你,那么我就高调一次,等到那四宗血练之地,就在万众瞩目之下,取了你的狗命。“苏鸿脚步停留在十五号洞府门前,既然心中有了决断,在纠结此事,也是徒增烦恼。

索性不如推开石门,进入洞府,盘膝而坐,开始这一夜的修炼。

第二日清晨,四岛中心岛屿,那根直刺天际巨峰之上的蓬莱宗,还被晨雾包裹之时。

大长老已经早早的敞开洞府石门,站洞府门外,手掌在腰间轻轻一拍,从其储物袋内飞出四个白色玉简。

他将四个玉简一一举到眉心,嘴唇微动,随后便将其一一捏碎。

东岛。

周长老盘膝中感受到腰间储物袋轻轻一颤,蓦然睁开双眼,从其内取出一个白色玉简。

“大长老此时传音,莫非……?“周长老将玉简拿在手里,不敢怠慢,连忙拉开,随着玉简被他双手拉住,脑海里便响起大长老那熟悉的声音。

“四年闭关,就此结束,带领弟子速速回到宗门。“

就在周长老走出洞府,召集岛上弟子,准备返回宗门时,西,南,二岛的张刘二位长老也收到了大长大传音。

此时,三岛山顶广场上,人声鼎沸,议论纷纷,这些声音都是出自这四年闭关的弟子口中,他们一个个喜笑颜开,有熟识之人,更是交头恭贺着对方修为突破。

而三位长老关心的则是,各自带领弟子都有多少突破了凝气五层以上,这是他们四年闭关的任务,因此格外重视。

很快,三位长老区分出各自岛上达到凝气五层以上的弟子后,就带领众人,脚踏飞剑,往哪直刺天际的巨峰飞去。

密密麻麻,脚踏飞剑的弟子,围绕巨峰飞行,这应该是蓬莱宗创宗以来,出现同时飞行回宗,人数最多的一次,场面实属壮观。

一直到那三岛,人去岛空,空空如也,但北岛任就毫无动静,是大长老没有为此岛徐长大传音吗?当然不是,相反,此刻大长老正皱着眉头,又从储物袋内取出一枚玉简,捏碎传音。

梧州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梧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梧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梧州治疗白癫风医院
梧州治疗白癜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