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气运之主 第一百五十八章 看久了想的就多了

发布时间:2019-09-25 19:33:57

气运之主 第一百五十八章 看久了想的就多了

听到了红霞的问话,临天这才回过神来,看了过去。

临天拱手作揖,回道:“确如姑娘所言,在下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就为这最后一曲赋诗!”

“如此便好,那临天公子请吧!”红霞说完,便退后了几步,不再说话。

此时全场的焦点都在临天的身上,这和当时文勇出的风头不同,若都是善意的眼光,那还倒是好,但此刻众人看临天的眼神,都是有些戏谑和轻视。

被这样多的不好的目光注视着,其实是一种压力,即便是脸皮厚的拓飞,此时也已经有些承受不了了,甚至感觉双手还有些凉。

文勇眼中满是y险的眼神,突然c话道:“临天,你最好是用心一点,就算等一下输了,也不要太难看,先告诉你,我可是不会留什么情面!”

“你说的很对,我与你确实没有什么情面可言!不过文比都还没有结束,你就已经确定你赢了,是不是为时尚早了些。”临天说道。

文勇有些戏虐,大声说道:“哦?怎么,难道你还真有信心挑战国运诗?你还真敢想!”

周围的人都在听着二人的对话,听到此处,都不禁有些不屑,还真是自不量力,难道真以为好运能碰巧再次作出国运诗来?世间哪来这般运气?

临天忽然笑了笑,“为什么不敢想?既然你都能做出国运诗,我还差什么?不过我能不能写出国运诗来我不知道,但至少要打败你!”

临天的话很平静,也没有任何的气愤情绪或者戏虐之语,他只是在陈述自己心中所想,意思很明确,那就是不一定国运诗就能赢!

王明还以为他在嘲讽,并没有听出临天话里的意思

气运之主  第一百五十八章 看久了想的就多了

,冲着他说道:“临天!莫要浪费口舌了,笔下见真章吧!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能耐!”

临天瞟了王明一眼。随后便看向了别处,好像并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彻底的无视!

见到临天的无视自己的反应,王明心中怒火已经燃烧。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在这之前,自己可是人人夸赞的天才!可是为甚么去了沧州之后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最初自己可不是这样的,甚至文勇,文家三子他们几个都是跟在自己身后的跟班。可是谁能想到,这才不到一个月,自己竟然都成为被忽视的人了,这怎么能够让他受得了。

王明很不甘心,继续刺激道:“哼!怎么,吓得连话都不敢说了?若你此刻认输,我就帮你同文勇说说,放你一马。不过你只要向我们认错,然后给我们俩叩两个头!今天就放你这废物回去!”

王明的话变本加厉,他觉得临天应该能够听进去了。而且他也不怕如此说话遭来唾弃。他可是刑部王家的公子,谁也不敢惹的主。

然而临天依旧是没有看他,只是传出了一道轻蔑的话语。

“最初我本是与你二人文比,若那个时候,你说的任何话我还可能听在耳里,可现在已经没有你什么事了,不是吗?”

临天的话平淡的说出,然而听在王明的耳朵里,就好像一道刺耳的声线,让他的面目有些狰狞。可是他却无法反驳。

几乎所有的人都看得很清楚,文勇做出国运诗之后,王明提出让文勇作为代表,其实就已经是放弃或者退出的意思了。换句话说,就是他自己已经承认了,自己不如文勇,自己害怕了,害怕自己的诗文拖后腿,害怕丢人。自己懦弱了,自己怂了!

那他还说什么呢?他已经没有资格在这场文比之中评头品足了,所以临天的无视,是有道理的。

见到王明无法回复,文勇上前说道:“临天,多说无益,既然准备好了,就开始吧。我还有点迫不及待想看看你被我压在脚下的样子!”

临天瞥了一眼文勇,没有说话,回身走到了不远处了做台前,上面有早已准备好的笔墨和纸砚。

临天也不废话,深吸了一口气,而后提起了一旁的墨笔,开始认真地沾墨。

准备开始写诗了……

纱帐里的女子,不知道何时,竟然站了起来,高贵而又端庄的身影,看起来有些孤独。

她绕过了古琴,向前走了几步,这样距离纱帐更近了些,看外面的事物,也更加的清楚。

外界的人们自然看不清也不知道纱帐内女子的动作,而且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即将写诗的临天身上,根本不会有人刻意的看向纱帐里。

此时此刻,似乎文勇和临天的文比,已经取代了这琴诗对韵最后一曲的吸引力。

女子静静的站在里面,端庄的长衣自然垂下,精致的面容就像精心雕琢的工艺品,完美无瑕。

金色的凤钗吊坠轻轻摇晃,仅仅这一丝的光彩,也能凸显高贵。

她透过模糊的纱帐,若有所思的看着外面那个人的身影。女子面容上,没任何的情绪,只是心中却有很多的‘情绪’。

她在琴道文修的世界里,是很孤独的,这是一种任何人都理解不了的孤独。只有真正研音律的人,会知晓一二。

不过在现实的世界里,她还算是不错的。因为她在‘天子书院’。

大玄国的天子书院,是一个很多人都无法想象的地方,只有去了的人才知道,这里是怎样的一个地方,曾经就连东洲圣院的圣人们都评价过,东洲万院除圣院外,当属大玄的天子书院最为优秀!

所以她在进入天子书院之后,还是有所开心的。而且在书院里,除了众多天赋卓绝的师兄弟外,还有一位众人景仰的师叔。同时这位‘师叔’也和琴圣人是多年好友。

这位师叔时常穿着‘青衣’,境界高深,琴圣人出去云游这些年,几乎都是这位青衣师叔再提点照顾她,所以凤儿姑娘自然敬仰。

前些时日,这位师叔出山回来,便把她找了过来,同时还提到了一首诗,一首国运诗,名为《过零丁洋》。

女子琴道文修的心境之门仍未打开,青衣自然知晓。所以在她回到凤轩楼之前,青衣男子曾经说过,若有机会,不妨找他试一试,可能会有机缘。

这位师叔的境界,她当然知晓,无端之下不可能随意的说出这般话,所以当时她便记在了心中。

而这首诗,她也回去品读了,不知为何,看到最后那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时候,她好像有些明白了师叔的意思。

然而也不知道是机缘巧合,还是命运的安排,就在圣上邀请她出席盛宴之后,她决定提前一日回到凤轩楼看看,却正好遇见了这首诗的主人。

也许是天意,临天要和文勇文比,而女子自己却又是来了兴趣,下场抚琴。所以正好的碰到了一起。

女子答应了他们作为评判,也正是想多看看了解一下,能写出《过零丁洋》这首诗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凤儿姑娘看着外面,有意无意的关注着那个持笔之人,既然是‘青衣师叔’的推荐,索性就多看看好了……

对于临天即将写的诗,有人有所期待,如凤儿姑娘,如金沙路,如拓飞。

相当反的,就有人有所不屑,比如王明,比如文家三子,比如周围那些认可文勇国运诗的男人和’女人‘们。

再比如人群之中的田虹。

他现在的扭曲心态,其实源于被凤轩楼的无视,对文勇的嫉妒,和自己内心的那丑陋的虚荣心。

然而他都准备一股脑的推到临天身上,其实也没什么,因为看着林天比较容易欺负,这样他才觉得好受些……

他甚至已经想好了,等一下临天输了之后,他要用什么样的话语带头羞辱临天。

如此这般扭曲的心理,给他的脸上披上了一层y暗。

文三在文勇身后,y暗的看着提笔沾墨的临天,心中充满快意。

最初对临天的恩怨,其实他比文勇还要深,因为文家和临天真正决裂的原因,有一半是他自己的功劳,只是当时的临天,还是一个任人宰割的下人。

然而现在,却是一个自己不能轻易解决的麻烦了。

文三不禁在想,曾经的这些年,在文家大院里,为什么就没看出来呢?

他竟然读过书,那是什么时候读的?我怎么不知道?他以前就是一个呆愣的傻子,怎么现在忽然间就仿佛变了个摸样呢?他是跟谁学的?

虽然如今的临天仍旧是在气运之上有着缺陷,而且他也经常把他是废物挂在嘴边,可是这些日子,临天所做出的事情,还是让他百思不解。

难道那天把他丢进湖水里,真的遇见了‘圣人’?这是文三很多时候反复想的问题,虽然他还是骄傲的觉得,临天很快就会被除掉,但是毕竟被他欺负羞辱了数年之久,这般突然的变化,他还是接受不了,有些突兀。

不过这也只是他心中好奇罢了,到了此刻,知不知道也就无所谓了,因为他对文勇的国运诗很有信心,同时,他也是对家族中,对临天所做的事情有着绝对的信心。

所以他觉得,无论什么层面上看,临天今日,是输定了……未完待续。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如何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收费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地点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位置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贵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