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电价上调难抵亏损 能源价格改革迫在眉睫

发布时间:2019-10-12 20:18:42

虽然此次上调电价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电力企业的亏损问题,但毕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目前的燃煤之急。不过,要保障电力行业持续稳定的发展,仍然需要理清煤价与电价的关系,完善煤电联动机制,适时启动能源价格改革。

本报记者戈清平报道

电价在“千呼万唤”中终于上调。近日,国家发改委公布了各省上网电价、销售电价的具体上调方案。上网电价全国平均每千瓦时上调0.0168元,上调幅度为4.89%,并且提高了符合国家核准规定的新投产机组标杆上网电价。其中,南方电网在云南省提价幅度最高,为每千瓦时0.035元;东北电网在内蒙古东部地区提价幅度最低,为每千瓦时0.0043元;北京市提价标准为每千瓦时0.0103元。国家发改委将销售电价每千瓦时平均上调0.025元。其中,浙江省电网提价幅度最高,平均提价标准为每千瓦时0.0321元;四川省电网提价幅度最低,平均提价标准为每千瓦时0.0133元;北京市电网平均提价标准为每千瓦时0.03元。国家发改委特别指出,此次调价对居民生活用电、农业和化肥生产用电价格不作调整。

专家表示,上调电价是缓解电力企业生产经营困难,保障电力供应,促进资源节约的重要举措。虽然上网电价上调幅度平均不到每千瓦时0.017元,不能完全解除因煤炭价格一路飙升所带来的压力,但对处于亏损边缘或已经亏损的电力企业来说,仍然弥足珍贵。

调价难抵亏损

受今年年初南方雨雪冰冻灾害影响,以及煤炭价格的一路飙升,今年以来电力企业一直处于“寒冷的冬天”:各个发电企业缺煤、亏损现象严重。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今年5月底发布的数据显示,五大电力集团整体亏损约27亿元,相对集团来说,资质较好的火电行业重点上市公司今年第一季度亏损面也高达44.44%。今年第一季度,电力行业重点上市公司的净利润平均增幅创10年来历史新低。11家火电行业重点上市公司从2007年的净利润平均增幅为21.69%到2008年第一季度的净利润平均降幅为47.57%,相对2006年分别下降了10%和80%。其中,净利润同比降幅达到80%左右的有广东电力集团、华能集团、华电集团、广东控股电力集团等,分别为99.09%、79.95%、92.07%、77.53%。

如此大面积的亏损前所未有。今年以来,各个电力企业一直没有停止向政府呼吁上调电价,以缓解亏损现象的努力。在千呼万唤中,电价终于上调了,这是电力企业最乐意看到的。

不过在众多专家看来,这么小的调整幅度很难弥补电力企业的亏损局面。

“种种迹象表明,此次上调电价是在电力企业集体严重亏损的情况下出台的,它没有按照煤电联动的规则进行调整,因此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电力企业目前的亏损状况。”赛迪顾问能源产业研究中心高级顾问路琨表示,根据煤电联动规则,上网电价的调整需要依据煤炭的涨幅进行计算,从目前来看,上调不到5%的幅度对电力企业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根据煤价涨幅测算,2008年全国发电行业因煤价上涨而增加的燃料成本超过1200亿元。火电上网电价需提高0.05元才能使发电企业的盈利能力恢复到正常水平。”银河证券分析师邹旭元表示,此次上网电价上调幅度尚不能达到这一效果。

在中信证券分析师杨冶山看来,目前电煤供需紧张的状况仍未缓解,电煤定价机制也没有形成,因此,电力企业仍然很难彻底走出困境。“此次上网电价调价的成果很有可能被不断上涨的煤价抵消”。

华能集团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上调电价对公司来说肯定是一件好事情,但此次调价幅度较低,不足以弥补煤价上涨对公司带来的成本压力。

山西省有关电力企业人士表示,此次电价调整很难填补电力企业的亏损。

“此次上调电价幅度较小,且临时限制煤价的措施需要层层落实到位才能起到一定作用。如果煤炭价格得不到控制,煤电联动的机制不完善,电力企业的困难将很难解决。”路琨表示。

缓解燃煤之急

虽然此次上调电价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电力企业的亏损问题,但毕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目前的燃煤之急。

邹旭元认为,国家此时出台上调电价和限制煤价的临时救助措施,意在帮助电力行业渡过难关。

华电国际有关人士表示,此次上调电价对有竞争力的发电企业将起到较大的缓解作用,但由于上调幅度有限,规模较小的电厂仍然面临较大的成本压力,不过保证今年的电力供应应该不成问题。

内蒙古托克托电厂有关负责人介绍说,此前煤价高涨使电力企业不少发电机组停止运行,此次上调电价后,这些发电机组又重新开始运行了。“预计经营状况会有所好转”。

路琨表示,虽然此次上调电价不能使电力企业的经营状况恢复到去年同期的水平,但缓解目前电力企业的燃煤之急应该不成问题。“电煤限价措施遏制了电煤无休止的上涨,上调电价措施有利于缓解电力企业的资金压力。这一系列政策的出台都是为应对今年的电荒,保障奥运正常进行的有效手段”。

信心与期待

专家指出,此次上调电价的措施是在电力企业“最艰难”的时期出台的,不仅能增强电力企业的信心,也给他们由亏转盈带来了希望。

路琨表示,在电煤价格大幅上涨、电价管制、财务成本上升三重因素的压力下,火电企业今年遭遇了最艰难的生存期,此次上调电价为一批游走在亏损边缘的企业带来了希望。

邹旭元表示,在煤价高企、信贷紧缩的双重压力下,部分火电企业资金紧张,甚至“无钱买煤”。国家此时出台上调上网电价的救助措施,将帮助电力行业度过最艰难的时期。

电力企业对此次政府出台的救助措施表示认同。“上调电价肯定是一件好事情,无疑能减少目前公司的亏损。”华能集团一位工作人员说。在他看来,电价上调就是一根救命稻草。

“不过,要保障电力行业持续稳定的发展,仍然需要理清煤价与电价的关系,完善煤电联动机制,适时启动能源价格改革。”路琨表示。

业界对能源价格改革的预期似乎有了眉目。近日,国家发改委一位官员表示,上调电价、压低煤价之后,下一步将积极稳妥地推进能源价格改革。这让业界对能源价格改革充满期待。

海南性病医院
日照治疗睾丸炎费用
镇江治疗睾丸炎费用
海南性病医院费用
日照治疗睾丸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