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伯南克:历史终将为其正名

发布时间:2019-12-02 22:45:24

美联储通讯社在美联储今年最后一个FOMC会议前包含深情的回顾了美联储主席生涯的功过对错,尽管未明确表态,但Hilsenrath在字里行间认为,伯南克拯救了经济,没有他,美国经济将会更糟。

伯南克的任期即将走向尽头。五年前,当一场他未能预见的风暴以毁灭一切的姿态席卷而来时,伯南克引导着美国经济缓缓驶离深渊。然而五年后,他用大量非常规政策帮助催生的经济复苏却仍然疲软的让人沮丧。

伯南克作为美联储主席的日子已经开始倒数,而他留下的遗产(包括失败、大胆、坚持和沮丧)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伴随这一切的还有愈发清晰的图景来阐述现代能量与极限。

最后的决定

明天凌晨的FOMC会议面临着另一个意义重大的决定:是否开始结束当前每月850亿美元规模的购债计划,支持和反对的声音不相上下。

这个问题的根源是伯南克与其他美联储官员之间长久以来的争论:为了刺激经济,央行究竟能够或者应该做到怎样的地步,而这并非全是央行所应承担的责任。

这是伯南克下个月任期结束前美联储最后一个重大决定,距离他上任已有八年,他本以为这会是一段平静的多的岁月。

勇敢的斗士 2005年11月,在就任美联储主席后的首次听证会上,伯南克在提到前任时表示:“我会将维持格林斯潘时期的政策和策略作为首要任务”。当时的讲话广泛涉及了确保金融稳定,但完全没有提及当时已显露破灭迹象的房地产泡沫。

伯南克的支持者们认为历史终将为其正名,他将作为勇敢的经济斗士被载入史册,在2008-09年经济危机黑云压顶之际,正是他开闸放水、避免了又一场经济大萧条。

全球最大对冲基金Bridgewater的创始人Dalio如此形容:“这就像是将你拖出了一场核战争”。

纽约大学教授Mark Gertler认为:“就像福,在经济混乱的黑暗日子里,伯南克就是稳定人心的力量,是顶天立地的巨人。

当然,对于伯南克的指责从不间断。

伯南克执掌美联储后最初的政策是继续此前一系列的小规模政策,这被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时间太晚、规模太小,从而未能阻止房地产泡沫。

伯南克驳斥了这种分析,但承认美联储未能在危机前充分的监管银行,也未能觉察对于金融体系整体的威胁。

伯南克的“斗士”形象来自于其对经济的干预立场,而起初他对此并不热衷。

2007年12月,根据美联储会议纪要,伯南克表示对于是否大幅降息“非常矛盾”。事后证明当月是经济衰退的开端。他还多次谈及希望避免救助金融市场、机构或个人。

前纽约联储主席和财长认为,这位保守的教授的世界观在2008年1月发生了变化。

他说:“当时他下定决心认为风险已经太大,他不得不变的非常更加激进。而此后他一直坚持这一点。”

一个广为接受的事实是,伯南克在危机前后采取的政策(超低利率、向银行贷款和充满争议的债券购买计划)避免了一场经济灾难。然而,这些政策未能刺激经济强有力的复苏也成为伯南克时代最悬而未决的难题。

难解的问题他在11月与学校教师的对话会中说到:“我希望我离任时的失业率是5%,而非7%。” 美联储预计至少将在失业率(当前为7%)跌至6.5%之前维持接近零的短期利率。而为了拉低长期利率,美联储已经吞下了超过3万亿美元的美债和MBS。

在这一过程中,美联储向美国银行体系注入了大量流动性。而这种拉低信贷成本的政策理论上应该能够拉动就业、刺激经济。

然而,自2009年中走出经济衰退以来,美国经济增速年均仅2.3%,远低于二战结束后经济扩张期前四年的4.1%。如果美国经济以当时的增速增长,美国经济总量将比如今高出1.25万亿美元,那大约相当于的GDP。

对经济增速放缓的解释有很多:

家庭部门债务增长的滞后效应;美国地方与联邦政府紧缩财政的倾向;危机对金融体系的伤害;经济体系的结构性变化(比如人口因素);企业和家庭风险偏好变的保守;以及央行武器库的极限

美联储决定着流通中货币的供给。通过调整供给,美联储能够左右借贷成本,从而影响家庭和企业借款、投资及消费的动机,还能影响股市和债市。

但长期看,央行无法影响那些驱动经济的因素,比如科技、生产力、贸易、移民、监管和政府支出。

质疑美国是否已经进入所谓的“

长期增长停滞”。表面是科技和房产泡沫,但实质是劳动力扩张或生产率增长缓慢所带来的经济增速长期下滑的局面。

萨默斯认为:“央行无法解决这一问题”。但央行可以避免问题恶化,央行需要尽可能维持超低利率来刺激经济。他说:“如果(伯南克)没有维持宽松政策,那美国经济可能在2009年后就跌回衰退的境地”。

其他理论认为房地产泡沫是当前经济疲软的根源,其影响至今尚未消散 。从2000年到2008年的短短时间内,美国家庭部门的债务从7万亿美元飙升至13.8万亿。债务增长超过税收后入达3万亿美元。

房地产泡沫时期的债务堆积被认为是美联储此前采取的宽松政策所致。但伯南克驳斥了这种说法,认为即便如、瑞典和这样并未宽松的国家却经历了更大的房地产泡沫。他认为真正的原因是糟糕的金融监管、次贷的扩张以及海外资金的大量流入。

无论如何,家庭部门在危机后削减了8840亿美元的债务,而这些资金本来可以用来消费。

哈佛经济学教授Carmen Reinhart认为:“这对于货币政策是个大难题。要说“经济增速让人失望”很容易,但没有美联储所作的一切是不是会更糟呢?,我不清楚”。

另一个问题是,由于危机重创了银行和借贷市场,危机后的宽松信贷未能帮到需要的人们 通常情况下,低利率有利于购房者对其按揭进行再融资,可以用省出来的钱进行消费。但收紧的信贷标准阻止了廉价信贷流向更多人。

自2009年开始的紧缩财政政策是阻碍经济的又一因素

。自2009年以来,伯南克已经与议员会面196次,并于政府的官员定期会谈。他一直呼吁短期内减少财政限制,同时在长期削减赤字。但国会和白宫在这四年里却经常反其道行之。

自2009年以来,不计算福利开支,在通胀调整情况下,美国各州、地方和联邦政府的总支出下降6.1%。这是自朝鲜战争结束以来最大幅度的降幅。

CBO估计,如果没有支出削减和加税,今年美国经济的增速可以加快1.5个百分点。

伯南克能不能以退出宽松货币政策来迫使议员和奥巴马调整财政政策呢?Alan Krueger认为:“这么做对于伯南克并不合适,我不认为这能让国会就范。”

寻求共识 伯南克一直致力于寻求共识,甚至是在美联储内部。在过去四年里,他在大部分的周六和周日造成工作来寻求支持,有时候甚至直接给官员的家里打电话。

伯南克的这种努力有时候会带来困惑。比如2010年的QE在出现讨论之后足足五个月才开始启动,而规模也远低于预期。

结果就是央行的频繁变脸。自2008年11月以来,美联储已经宣布了6个版本的购债计划。对于维持超低利率的措辞也变了6个版本。

过去四年里,美联储两度结束QE,希望经济可以企稳,但最终只能再度启动新一轮购债。

一些美联储自身的研究发现购债计划并没有带来大的收益。旧联储研究员Vasco Curdia和Andrea Ferrero估计2010年末至2011年初的购债计划对GDP仅增加了0.13个百分点。在这一算法下,所有购债计划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合计小于1个百分点,且效用随时间递减。

旧金山联储主席John Williams估计2010年的QE拉低了失业率0.25%,也就是说美联储每购买1000亿美元债券仅拉低失业率0.04点。

伯南克在9月表示:“我自己的评估是购债计划是有效的。如果你观察经济复苏,你就会发现一些拉动经济的行业,比如房产和汽车,都是利率敏感的行业”。

伯南克的支持者认为美国经济比其他央行没那么经济的发达国家要好得多。批评者警告称QE会带来恶性通胀,但自危机以来通胀均值仅2%。

一些批评者认为美联储印钱会催垮美元。相反,美元在危机期间走强,2010年走低,在2011年中又回升。总体来说,美元汇率自2007年以来变化不大。

Dalio认为宽松货币在过去6-12个月催生了金融泡沫,他估计,过去一年股价增长26%,其中仅6%来自于真实的盈利增长,而其余则来自于投资者。

然而Dalio也承认没有美联储会更糟。他认为,拉高金融资产价格是“美联储刺激经济唯一的可行之道。他们导致了金融泡沫吗?诚实的说,是的。但他们不得不这么做。”

如果Dalio是对的,这也是伯南克的继任者所需要面对的问题。伯南克的任期于1月31日结束。参议院预计本周将确认耶伦的美联储主席提名。

武汉博仕医院谢维娅
上海长征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治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贵阳最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
深圳治疗妇科较正规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