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男神抽奖系统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这事我可以管(二合一章节)

发布时间:2020-01-17 02:35:59

男神抽奖系统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这事我可以管(二合一章节)

想到了这里,江言并不动声色,只是对陆堂主问道:“陆堂主,我想问一下,在当时魔域集团还是几名宗主做决策人的时候,几名宗主,有多久没来魔域集团看看了?”

那陆堂主仔细回忆了一下,然后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说道:“大约有好几年没来了,因为魔域集团处于北方,离魔门太远了,而且魔域集团一直发展的挺稳健的,再加上,魔门旗下的集团公司太多了,遍布华厦各个地方,甚至海外也有公司,因此,像魔域集团这样发展比较稳健的公司,几名宗主来的并不是那么的勤。”

江言点了点头,接着问道:“那么,诸位宗主们,有没有派其他人来过?”

“这些公司一般都是宗主们亲自过问的,他们如果不来,也不会派其他人前来。”陆堂主很肯定的道。

听陆堂主这么一说,江言似乎有点明白了。

也难怪,魔域集团虽然发展稳健,但是,有一句话叫山高皇帝远,当魔门宗主们好几年才来一趟公司的时候,可能有一些魔域集团的人就会犹如脱缰的野马一样不怎么受管束了。

魔域集团作为京地市最大的一家企业,如果真正的幕后老板很少来管束,那么,集团内的一些人物估计就想以权谋财什么的,这种事情,很是正常。

不过之前听陆堂主介绍说,魔门的宗主们虽然不怎么去管束旗下的生意,但是魔门所聘请的这些人员,个个都挺忠心,和他们都签了长期合同,他们也不敢去乱搞事,因为,曾经有人搞过事,但是,魔门已经杀一儆百,因此魔门旗下这些公司人员都很本份,那么,为什么有人会在魔域集团内部搞事呢?

想到这里,江言问:“在魔域集团里面担任一些要职的人员,会不会和诸位宗主们有什么亲戚关系?”

听江言这么一问,陆堂主明白他的意思,江言是怕有人和宗主有关系而在魔门旗下集团无法无天呢,笑着道:“那不可能的,我们前魔门旗下的所有企业所聘用的人员,全部都是外面世界的人,魔门分工很明确的,魔门内部的人员,绝不插手外面所有企业上的事,企业所有的人才,都是由我们魔门出资去培训的,和他们签的长期合同,因此,他们全部都是外面世界的人,而外面世界的人,和我们魔门内部的任何人,都没有任何关系的。”

江言点了点头,突然想到,诸位宗主们虽然和旗下公司的人没有关系,但是,宗主们手底下,都有着食客的,而有些食客,很得宗主们的宠爱,这些得宗主们宠爱的食客们,以前都是外面世界的人。那么,魔门旗下的一些公司,有一些如果和魔门很受宠的食客们有些亲戚关系的话,那么,他们就有可能占着那些受宠食客们的势,而搞事了。

江言想到这里,并不动声色,他是打算吃完这顿饭后,要去魔域集团去查一查的。

以前,魔域集团是属于魔门的,和自己没有关系,如今,魔域集团是自己的了,自己可绝不会任人坏了规矩而不闻不问。

这时候,有一伙人走了进来,这伙人看起来,都是一副老板的派头,不过此时的脸上,却沮丧无比。

“钱总,你们来了啊,怎么样,今天去魔域集团要钱顺利吗?”见到这伙人,餐厅里一名经理模样的人赶紧热情的过去招呼了。

显然,这伙人是餐厅里的常客,经理和他们也已经是非常的熟悉的。

“顺利个屁!”那名叫钱总的一脸的怒火:“姓黄的那王八蛋太不是东西了,承包给我们的工程,我们已经竣工,而且验收也已经通过了,结果姓黄的还卡住了钱,只给了一半的钱,说另外一半,财务发不下来。”

“呵呵,说魔域集团财务没钱,这话,有谁能信?”那名经理也是摇了摇头。

“就是,魔域集团没钱的话,那我们京地市的经济就玩完了,那个黄奇南,分明是故意不给钱,这小子,不知道占着谁的势,利用手中的权力大肆敛财,我听说,那笔钱,魔域的财务早已经发下来,是他独揽腰包了。”钱总愤怒的道。

“呵呵,钱总,这又不是他第一次这么干了,可是有什么办法?魔域集团如今差不多笼断了京地市所有的行业市场,京地市所有的生意人,都要看他们的脸色。”经理苦笑了一声。

“哼,就算是看他的脸色,这小子,也太过份了,你要想捞好处,可以,不过,这胃口也太大了点,居然一口就吞了一半的工程款,唉,魔域集团的人,居然也没人管管这事!”钱总怒道。

“管这事?怎么管?据说,魔域集团真正的老板,来头非常的神秘,至今魔域集团的任何员工,都不知道真正老板的真正身份,据说那些老板们很少来,山高皇帝远,再说那姓黄的小子又是个狠角色,连魔域集团目前的总裁,都管不了他,拿他没任何的办法。”经理说道。

连魔域集团目前的总裁,都管不了他?江言听到这里,不由的更加的留了心了。

“就是,那小子太横了,之前和他谈工程款的事,说急眼了,还把我们给揍了!要不是还考虑和魔域集团做生意,我真想报警了!”钱总说着,指着自己额头上的伤口说道。

“这小子出手真狠,不过报警似乎也没什么用,魔域集团的实力太强大了。我看这小子,肯定和哪个幕后老板有什么亲戚关系,否则,他哪能这么无法无天,也没人敢管他!”

“我也觉得是,不过,照这样下去,由这黄奇南当家的话,魔域集团迟早要黄!”

接下来,那钱总一行几个人点了一些菜,发着一些牢骚,喝了一些小酒来压压愤怒的心情了。

“黄奇南,这个人,你有印象没有?”听了那伙人之间的聊天之后,江言朝陆堂主问了一句。

“黄奇南?这个人,我倒是有点印象,好几年前,我陪刑宗主来过,那时的他,应该是个魔域集团投资部的一名部门经理。”陆堂主回想了一下说道。

“呵呵,你还记得黄宗主吧。”江言突然莫名奇妙说了一句。

“主公,您的意思是指,那黄奇南姓黄,应该是黄宗主某个亲戚,他是占着黄宗主的势才在魔域集团这么无法无天?”陆堂主说完摇了摇头道:“主公,这个,我觉得绝无可能,那个黄奇南,是外面世界的人,而黄宗主,是隐世家族的人,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的关联的。”

“呵呵,我不是这个意思,不过,隐世家族的人和外面世界的人,虽然没有亲戚关系,但是,并不代表,他们之间是没有关联的,他们之间,是有一种媒介的。你记得黄宗主旗下,有一位很受黄宗主喜欢的食客吧。”

“你是说,黄医生!”那陆堂主说出了黄医生之后,突然的恍然大悟,猛的一拍大腿,“主公,您这么一说,我倒真是想起来了,那个黄奇南,还真的是黄医生的某个亲戚,而且关系很亲近的,我记得,当时,也是黄医生向黄宗主推荐让黄奇南来魔域集团上班的,那黄宗主在世之时,对黄医生极其信任,因此黄医生的忙,他也格外的上心,你想一下,由黄宗主亲自推荐的人,在魔域集团那肯定是受到特别照顾的,因此那黄奇南,在短短半年之内,就由一名普通的员工,升职为部门经理了……”

陆堂主说到这里,语气气愤了起来:“没想到这个小子是个白眼狼,黄宗主那么照顾他,他却在魔域集团搞风搞雨,如今那黄宗主和黄医生尸骨未寒,他却成了魔域集团的一霸,不行,这小子,我这就过去狠狠的教训他一顿!”

陆堂主说着,就要往外冲,江言却是笑着一拉他的手:“陆堂主,稍安勿躁,这一切,我们只是道听途说,而且外加猜测,咱们也先别着急,先把这事情,给搞清楚再说好了。”

“主公,您是想……”陆堂主刚说完话,却见江言站起身来,朝那钱总一桌子人走了过去了。

陆堂主知道江言是想向那帮人打听情况了,暂时压下了怒火,也跟着走了过去。

“请问你是!”那钱总一帮人正在发着牢骚呢,突然见江言走了过来,一行几人,不禁是奇怪的盯着眼前这个年轻人。

“呵呵,各位好,认识一下,我叫江言。”江言颇有礼貌的向他们问了声好。

钱总等人没有说话,均是一脸警惕的盯着江言。

“哦,大家不要误会,你们放心好了,我没有恶意的。”江言笑了笑:“刚刚听几位聊天,说起魔域集团的事,怎么了,魔域集团有人为难诸位了吗?”

一提起魔域集团,那钱总就变得格外激动起来,正要开口说话,这时候,他旁边一位看起来比较精明的中年人却是朝钱总使了个眼色,然后盯着江言道:“这位小兄弟,不知道你打听这个干什么?”

“呵呵,我和魔域集团,多少有点瓜葛,老实说,如果魔域集团有人做出什么有违公平之事,我倒是可以管上一管的。”江言笑着道。

欲想让别人对自己吐露心思,首先得让别人相信自己,因此,江言也没隐瞒着自己的权力了。

“什么?你可以管魔域集团的事?”那钱总和那位精明的人以及一桌上那些人,均是一脸好奇的打量着江言。

打量了良久之后,大家均是一脸的不信任。

魔域集团是什么公司?那可是京地市排名第一的上市大公司,这个年轻人,虽然看起来不俗,可是太过年轻了,他有那个能力去管魔域集团的事?太让人不能相信了。

“呵呵,小兄弟,你是不是多喝了几杯,然后现在来消遣我们来着!”那个精明的中年人,有点不高兴的道。

“呵呵,这位大哥,我都没来得及吃饭呢,根本就没喝酒。”江言一笑。

“那也不成啊,魔域集团的事,哪是你能管得了的,我们本来就够烦的了,不要再来开我们的玩笑了。”那中年人,语气有些不好的道。

“放肆,敢和主……敢和我们家少爷这么说话!”见那中年人对江言语气不好,陆堂主立马跳了起来。

在自己人面前,他是称呼江言为主公的,可是外人面前,是称呼江言为少爷的。

“老陆,他们也是心中郁闷,不要这样和他们说话。”江言瞪了陆堂主一眼。

“是的,少爷。”那陆堂主冲着江言点了点头,退到了一边。

如此一来,那钱总一伙人,对江言的身份,倒是有些吃不准了。

要知道,那陆堂主,此前一直贵为魔门堂主,也算是养尊处优,看起来也是个颇有气场的大人物,这样来头应该不小,可这样一位来头不小的人物,被江言就那么的瞪了一眼,就变得很乖了,那么,这个年轻人,看起来还真是有点来头的。

“呵呵,几位小兄弟,我们家少爷,确实是能管上魔域集团的事,你们心中,如果有什么不平之事,倒是可以和我们家少爷一说,待我们确定是魔域集团的不是之后,我们家少爷,绝对可以还你们一个公道的。”这时候,龙根老祖江雷江啸等,也是走了过来。

那龙根老祖等人,每一个都是气质不凡,如今,见他们均是对眼前这个叫江言的年轻人,如此的尊重,那钱总等人,不由的是有几分相信了。

“你真的能帮我这个忙?”钱总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只要说肯说,而且,你所说的属实的话,那我就可以。”江言笑笑道。

“好,那就说了吧,反正那黄奇南都敢做,我们为什么不敢说?”那钱总朝自己几个朋友看了一眼,几个朋友似乎没什么异议,便开始说开了。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版址:m.

黑龙江盛京白癜风医院怎样
北京前海医院看病怎么样
保定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赣州市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宿迁白癜风治疗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