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永恒的王 第八十五章:未来的辉煌

发布时间:2020-01-17 05:03:15

永恒的王 第八十五章:未来的辉煌

纹章在永恒大陆的历史上占据了浓厚的笔墨,然而随着岁月流逝,大部分毫无意义的**都迷失了,剩下的唯有一位愤世妒俗的吟游诗人和一位睿智的史学魔法师,他们对于纹章的学说分别得到了不同人群的拥护。

那位吟游诗人生来贫穷,所以他的吐槽颇有泼妇骂街的风采:

人类是个地域意识很强烈的种族,他们对弱小的外来者会报以恼怒和嘲笑,面对比自己强大的侵略者却只剩下畏惧,充其量躲在某个昏暗的小阁楼里面谩骂几句,然后雄赳赳的迈向光明,而在这条孕育着生命的河流中,却产生了无数象征着荣耀的污秽,那便是一枚枚代表着不同家族血脉的纹章,佩戴上那种玩意儿,就意味着你的高低贵贱已经暴露在每一个人的眼光下,羡慕和嘲弄的目光将接二连三的绽放。

关于‘吐槽’这方面的天赋,李来福自认为还算炉火纯青,但对于吟游诗人的那番话,他是嗤之以鼻的,而且厌恶的理由简单的令人发指。

因为他生活在王国贵族的奢华府邸,虽然那位老子爵落魄了很久,但是财富和声望依旧足以让贫民窟中的可怜人露出饥肠辘辘的目光,那些人的眼眸中包含贪婪和畏惧,李来福算得上受益者,虽然因为某些倒霉的事情不得不亡命大陆,但依然不知有多少人在羡慕着他,人类都是这样,如果他们成为了野兽,将会比野兽更加恐怖。

第二种对于纹章的言论很平庸,但是在平庸的背后多出了一丝神性,那位博学的法师认为纹章是来自一位神祇的圣迹,那尊自恋的神祇无意间在一块木板上刻画了自己的肖像,结果被他的信徒们发现了,这些狂热者们开始膜拜和崇拜,后来竟然演变为一段辉煌的文明史,而那位神祇也因此收获到了无上的信仰之力,迈向了一个传说中的领域,从此在永恒大陆的世界上再也找不到他的蛛丝马迹。

后来,纹章成为了信仰的象征,同时代表着无上的荣耀,光明教廷赐予的‘双翼天使’之类的加持纹章,在如今的大陆上更是人人趋之若鹜,仅次于的物品,是看起来更为耀眼紫金币。

按照永恒大陆历史学的常识来说,纹章是每个家族独一无二的荣耀,从古至今,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一模一样的两枚纹章,换言之,无论过去还是未来,所有的纹章只会绽放不同的光辉,却无法争夺相似的荣耀,因为每一个家族的铭文和信仰都是截然不同的。

骑士的荣耀,剑士的坚韧,法师的睿智,游侠的洒脱,矮人的不屈,这些精神有如耀眼星辰,在永恒大陆苍穹上的每一片角落,绽放着属于它们自己的独有辉煌。

李来福感觉自己有些口干舌燥,这可不是看见了某位窈窕少女赤裸身体之后的生理反应,而是来自心底的震惊,这种胆战心惊的感觉让他想到了那不堪回首的一天。

爱尔德大教堂和塔斯汀王国两匹豺狼的沆瀣一气,手握长矛的骑士和光辉笼罩的牧师如远征般重新歌唱杀戮的歌谣,而战场,就是自己的家,埃莫里在永恒大陆再也听不见有关马克斯家族府邸的任何消息了,游子远行,走之间甚至没能看见家人的笑脸,不对,老管家当时似乎笑得连皱纹都能构成一幅油画了,可惜,那是诀别的微笑。

但是在这里,璀璨的星辰散发着淡淡的微光,这些精灵欢呼着用身体凝结成了一条岁月的长河,在这条绽放光晕的河水中,一切不可能事情都仿佛变得可能了,岁月的时间之力,足以改变一个世界,甚至复活死去的生命。

“黄金双剑,燃烧着火焰的马克斯家族纹章,难道说”

李来福摊倒在棺材中,恰好坐在了那颗孤零零的骷髅头的视线之内。

这是一幅带着怪异幽默的图案,一位仿佛没有死去的家伙,身子都粉碎了,但从头颅上两颗燃烧着火焰的眼眶中似乎露出了求知若渴的目光,怔怔的盯着一位呢喃自语的孩子,那孩子眼眸空洞,却死死凝视着自己的脚下,仿佛在那个地方有什么让他很牵挂的东西。

“在未来的文明史中,我的家族没有灭亡而且无比辉煌。”

那团燃烧着火焰的物体渐渐失去了无匹的威势,那弯诡异的月牙竟然凝滞在了虚空中,四周星辰涌动,渐渐的将它重新包围。

那些星辰代表着时间,时间的力量似乎重新焕发了生机,开始维持着岁月长河的安宁。

李来福松了一口气,他自己都没发现,汗水已经打湿了他的长袍,一路颠簸,顺带上鲜血和杀戮的洗礼,仓皇逃窜和适时的反击让上面纹饰着的美丽宝石遗失了不少,现在被汗水一浸泡,更加带有一股颓废的色彩了。

他脚下的那片过往世界支离破碎,佝偻的身影如烟雾般消散了,只剩下最后一句听起来挺牛逼的呢喃依旧在李来福的耳畔回荡,但是这个孩子此时注意力早已经被夺走了,什么统一者,什么黄金巨龙的双角,和他那两只几年没掏过的耳朵里自然生长的玩意儿毫无区别。

那枚燃烧着火焰的坠落物消失了,和那弯月牙相撞,李来福可以隐约感知到那时一场怎样荡气回肠的交锋,九系魔法元素和一股强悍到恐怖的斗气相互碰撞,不同时代的不同力量在岁月长河面前展示着绝世风姿。

来自过往时代的魔法先驱,跨越了时间的屏障,只为掠夺一位游历者的生命,而且那个倒霉的游历者到现在连发生了什么都还不明所以,这还没完,遥远的未来时代,有大人物放下了手中的高脚酒杯,同样穿越了岁月,只求庇护一个混蛋的安危。

李来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抬起头仰望星河之上,那里一片混沌,他缓缓站起身子,俯视脚下,依旧虚无渺漫,仿佛方才发生的一切,都只是镜花水月一场梦罢了,真如同前世某宗教的哲学: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梦幻泡影,应作如是观,一切疑问都会尘埃落定,只要实力和强大,哪怕是来自过往的恐怖存在,我依旧可以将它脑袋按在一坨屎里面。”

李来福缓缓闭起双眼,心中一片宁静,他依稀看见了那团火焰中的情景,那是一枚破碎的纹章,浑身写满了历史的沧桑,似乎是跨越岁月长河时,它遭到了难以想象的阻拦,连纹章的图案都有些模糊,但那种模糊对于李来福来说太过可笑,因为有些东西,早已经烙印在他的心里了。

“黄金双剑,马克斯家族,无论你们在过往覆灭了,还是在未来绽放出了辉煌,我都会让你们明白,一个叫做埃莫里的外来者,会让纹饰着那枚纹章的旗帜飘荡在整个永恒大陆,至于挥舞旗帜呐喊荣耀的人。”

李来福托起下巴沉思了几秒,然后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光明教廷的精神教父牧首,还有制裁黑暗异端的宗教裁判所所长。”

狂妄的话语中流露出一股难以言喻的自信,波澜不惊的岁月场长河似乎也为之泛起涟漪,点点星辰涌动,聚集,开始缓缓的改变自己运行的轨迹。

这一刻,未来的模样仿佛被改变了。

那具黑色六菱棺材内部的丝丝裂缝竟然在慢慢愈合,就像对一位因为荣耀而身负重伤的骑士释放了治愈法术,让它的生机重新绽放光彩。

“逆向移动,要回去了么。”

李来福平淡的俯视着脚下的星河,那些星辰似乎在飞速向前移动,和原来的方向完全相反,他跟随着这具棺木一起穿越了无尽岁月,但是现在,他似乎看见了重回永恒大陆的希望。

“看不见光明的时候会厌恶黑暗,可是当光明到来的时候却想念夜色下的沉寂,人类总是纠结的生物,得到之后便忘记了珍惜。”

李来福摇头叹息,对于回归永恒大陆,他竟然还有一丝丝畏惧,因为有些事情他不得不独自面对,混乱之都的那座黑色城堡里面,到底躲着什么东西,他到现在也没有面对的自信,虽然感知到了五系魔法元素,同时在岁月长河中遨游了不知多少时间,但他对自己的实力且还没有一个真实的认知。

永恒大陆的魔法师等级制度森严,每一个阶级都相隔了数百年的冥想岁月,甚至有些阶级根本不是冥想可以弥补的。

魔法学徒自然是弱小不堪,初阶、中阶、高阶魔法师是中流砥柱,大魔法师足以让贵族弯腰微笑,魔导士和大魔导士为收人敬仰的一方智者,至于可以得到无上荣耀的魔导师,则只会在昏暗的煤油灯光中匆匆一现,留下睿智苍老的身影。

在这些阶级之上,就是传说中的魔法荣耀之巅,那些人足以在大陆极地的魔法圣塔塔身镌刻上自己的专属纹章,他们被称为‘大魔导师’以及超越‘魔导’概念的‘圣域’,李来福很清楚,在如今这个神权至上的文明时代中,魔导师已经算得上是睿智者中的巅峰了,后两种传奇存在应该有,而且不会太过珍稀,但他们绝对只会出现在上流人物挥斥大陆格局的晚宴上,其余的时间应该都会沉浸在自己的魔法世界中无法自拔。

只有热爱到沉迷,才会得到最高的荣耀。

(这本小说拿不到一分钱也会写完,除非收藏变为0唉,小阳可能要退学去送货,日了狗00)

郑大一附院郑东院区预约挂号
深圳种植牙的注意事项
理查德·罗伯茨爵士Richard John Roberts
秦皇岛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镇江市治疗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